*Title:I'm there inside you.
*CP:閃電十一人/豪鬼 (豪炎寺修也x鬼道有人)
*1014豪鬼日快樂!!!!!!!!!!!!!!!!!!!!!!!!!!!!!!!!!!!
*有可能放進《SICKO》的試閱第一篇wwwwww(咦

-


Is that you?
Yes, it’s me. Inside your body.

男人睜開眼,面對自己的是一面全身鏡,以及反映在鏡面裏頭,赤裸精壯的軀體。
就像老舊機型的電腦,男人盯著鏡面,緩了好一陣子大腦才開始工作,他看著鏡子裏頭及肩的蜷曲長髮,像咖啡一樣的顏色,披灑在和海綿蛋糕一般的肌膚上頭,他眨著眼,鏡子內像紅寶石一樣的眼眸閃著光芒。
他知道他是誰。
他是鬼道有人,或者更精確一點,他既是那個人,也不是那個人。
從外觀、容貌來看,他毫無疑問的是鬼道有人,但是從靈魂、精神層面來說,他卻不是鬼道有人了。
他的真實名字叫做豪炎寺修也。

學理上這叫做人格分裂,或者被喚作雙重人格,姑且不論他是被分裂出來人格,還是原來存在的那個,一個人格喜歡上自己身體裡的另一個人格,這事到底是荒謬,或者該說是不可思議?
噢、若加上他們都是男人這點,可能更加驚世駭俗吧,他想。

他曾經想過這是否是自戀,但當他看著鏡子,他知道這不是自己的身體,當他並非暴露在外頭,作為和整個社會接觸的人格時,他能看見自己,一頭和月亮一樣顏色的長髮(這點他很滿意),紮了個小馬尾垂在後背,他的膚色要比鬼道深一些,眼睛顏色也不像對方一般鮮紅,而是黑色。
黎明前,極為濃烈的深黑色。
所以還是可以被稱為「愛」的吧,以這樣光怪陸離的方式。



房間內空調的溫度被調的略低,赤裸的他忍不住打個冷顫,他走到一邊的衣櫃拿了幾件平常穿的衣服出來扔在床上,走回穿衣鏡前一件一件套上,手指卻在向下扣襯衫的鈕扣時停下,然後自作主張地往回一顆一顆解開,把剛穿好的衣褲扔了一地。
邊脫著衣服,豪炎寺撫摸著鬼道的身軀,一邊想著這到底算不算得上侵犯他人身體自主權,他是絕對有權力光明正大地跟別人說這身體是他的,他的靈魂住在這裡面,而剛好他的這副身體對他極具吸引力。
豪炎寺垂下眼睛,複習著他對這具身體的認識,譬如說碰觸到左腰側的時候會感覺有道細小的電流從體內竄流而過,他將右手食指輕滑過腰側,果不其然從脊椎底部竄上奇妙的快感,他的呼吸一瞬間緊湊了幾分,略為粗糙的手掌順著肋骨撫過腹部肌肉,一點一點向下摸去,五指幾乎要覆蓋半邊臀部,收緊了一些力道搓揉起上頭的屁股肉。
他一直在想自己遇到這樣機會的時候會做出什麼樣的舉動,是很急切渴求的撸上幾發,還是像現在這樣不急不慢的開發著鬼道身體的敏感帶。
哪一種都好,因為他永遠都沒有辦法真實的擁抱這副軀殼,但卻能從裡到外將這具身體占為己有。
他的,都是他的,從頭到腳,由裡到外。
或身或心,全都是他的。

豪炎寺感覺到自己全身開始發熱,睜開眼,透過鏡子可以看見被自己摸過的皮膚開始泛起玫瑰粉色,還有那張染上情慾、開著嘴喘息著的鬼道的臉龐。
如果真的換作是鬼道,情動的樣子又會是怎麼樣幅美麗的景緻?是否也會這樣用雙手上下撫摸著自己?
單純用想像的,就讓他感覺自己下身硬得發燙,豪炎寺沒有遲疑地移動著手,搓揉熱度驚人的挺直,他站在鏡子面前,略彎下腰來,讓自己的臉龐更加貼近鏡面,鬼道那雙紅色的眸子已經偏向了酒紅色,情慾沉澱其中,像個無止境的漩渦,將他的靈魂完整吸入。
豪炎寺抬起手,手指觸摸著鏡面裏頭那張鬼道的臉,從眼瞼、眉間、鼻樑、一直到下巴,臉頰外廓的稜角也被他描繪了一遍,鬼道的皮膚很滑,不太像一般男生,扣除掉那剛毅的稜角,臉頰實際上軟軟的,好摸得很。

『你想要我想要你嗎?想要嗎?』

豪炎寺覺得鏡子裡的人的眼神透露著這樣的訊息,他於是張開嘴巴,將食指和中指一同深入口腔內,指甲劃過齒間,刮著上顎,貼著牙床,觸著舌頭,唾液沾染他兩根手指,濕潤的水光在日光燈照射下閃閃發光,他聽著鬼道的呼吸聲逐漸變粗變重,為了吞嚥分泌過多的唾液,喉結在喉間不斷上下滑動,豪炎寺抽出手指,牽出的透明銀絲盪成一條漂亮的曲線。

『快、快點,用你的手指上我,快點、──』

一隻手持續搓揉著勃大的性器,另一隻手在身上不斷游移,豪炎寺彷彿聽見鬼道的聲音在他耳畔輕喃,邀請著他進行下一步更加踰矩的動作,他用指關節滑過乳頭,特意的按壓擠下周圍深色的乳暈,然後得到鏡子裡的人愉悅的注視,他瞇起眼,舔了舔手指,手伸到後邊擠進去按壓起後穴。
水分的濕潤很快地軟化了穴口旁的褶皺,豪炎寺將手指伸入,內壁的溫熱從指尖直達大腦,他來來回回地抽差起來,堆積在喉嚨裡的呻吟很快的就找到釋出的空口,他從沒聽過鬼道用這種聲音喊叫著,帶著一些哭腔跟戰慄,那使他動心,甚至更加興奮。
鬼道的身體發著顫,雙腿有些微軟,但豪炎寺憑藉著自己的意志力強站著,右肩傾斜靠著冰冷的鏡子,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鬼道那雙眼睛裏頭,那雙紅眸盈著淚水,幾許朦朧、幾許媚惑,豪炎寺想著這是鬼道有人,在情事之下被慾望之海淹沒、耽溺其中的鬼道有人。

鏡裡鏡外,目前正在自慰、撩撥著自己的是誰?
他是虛是假,是真是實,那一些好像都不再重要,豪炎寺只知道自己正透過這樣的方式交錯地和鬼道做愛,享受著歡愉。
汗水從側頸滑落,三根手指終於完全進入甬道內裡,擠壓著、按摩著刺激最強的前列腺點,痠麻的感覺衝過脊部神經,握著陰莖的右手感覺到上頭的血管突突跳動,像一條蛇盤繞其上,猙獰得很,而前頭分泌的前列腺液越來越多,終於滑落到地板上。
豪炎寺感覺自己的低喘和鬼道口中發出的那些嗯嗯哼哼混在一塊,交雜著,他分不清楚哪個才真的是這副軀體發出的聲音,兩隻手的動作越來越快,力道更是毫不保留,有點疼,但更多的成分是爽。

「嗯、啊──哈──唔嗯──」

他一邊撸著自己,一邊用拇指摳著馬眼,以求更強烈的刺激,揚起頭,快感在他手指撞擊上那一點時攀爬到最高點,精液伴隨著大聲淫叫射了出來,污了鏡面,也污了他自己的大腿,以及地上那堆才剛穿上去又被脫下來的衣服。

豪炎寺喘著氣看著一片狼藉,心裡盤算著下一次再出來會是什麼時候。
也許還能再有一次這樣的機會?

再和鬼道單方面享受一次這樣荒謬的性愛。






-END-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fish5685.blog.fc2.com/tb.php/132-186e8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