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致青春
*CP:閃電十一人/豪鬼 (豪炎寺修也x鬼道有人)
*CWT35新刊試閱
*架空設定//////

-


短暫的狂歡,以為一生綿延。

漫長的告別,是青春盛宴。

 

--王菲《致青春》


--



如果青春是場狂妄的革命,那就讓我隻身迎接它撲面而來的奔襲。

張開雙臂擁抱在風暴中心的你。


Chapter 1




好熱。

 

溽暑的酷陽蒸出層層汗水佈滿額前與胸際,純白制服最上頭的兩顆鈕扣都被解開,露出形狀優美的鎖骨,豪炎寺前傾靠在外走廊的圍牆上,右手撐著頭,左手手臂在半空中晃了晃,沒什麼所謂地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回過頭來,教室裡中年的講師滔滔不絕地講著一次大戰後德國的藝術風格,看著投影片上花花綠綠的名畫圖片,豪炎寺不禁想著老師是不是徹底把在教室外面罰站的他給忘了,他選擇多在外頭站幾分鐘,觀察過後得出的結果的確如此,他略微不快的嘖嘖兩聲。

豪炎寺拿出口袋裡的手機按了個簡訊發給還在教室內承受藝術史煎熬的友人,讓對方記得下課時幫他把書包帶出來,沒過多久手機傳來的震動表示只要午餐請客就沒問題,豪炎寺滿意的揚了揚嘴角,飛快地敲了個OK後將手機重新收回口袋,朝著一邊的樓梯彎了下去。

 

他方才上課所在的樓層並不高,豪炎寺抬起尖瘦的下巴,步出教學大樓後頭頂上的天空是一片灰白,他瞇起眼。

陽光略強,有點刺眼。

反正不影響他的翹課計畫,那又何妨,豪炎寺低下頭,向左又拐了個彎。

四周忽然略暗下來,原本烈陽照在身上的炙熱感也跟著消失,豪炎寺這才發現自己走進了另一棟教學大樓的陰影處,他抽出插在口袋裡的雙手,四周迴盪著從不同教室傳來的教書聲,和猖狂囂張的蟬鳴混雜在一起模模糊糊。

早餐沒吃肚子有點餓,豪炎寺靠在牆上,想著都翹課了那就索性連下午也一起翹掉,他再度抬起頭,對於要去哪裡填飽肚子毫無想法,腦子反而空蕩蕩的一片空白。

正覺得大概只是血糖太低無法思考,豪炎寺的眼角餘光突然飄過一抹紅色。

 

嗯?對面頂樓有人?

 

他將視線移過去,頂樓果真有人,背靠著頂樓的圍牆,那一大片的鮮紅色侵蝕著他的目光。

不知道是誰和他一樣閒情意致,這個上課時間不在教室裡頭接受催眠,豪炎寺重新瞇起眼睛,才發現對方指間夾著一只菸,細細的菸煙一邊晃動一邊上升,短短的馬尾綁在後頭,這讓豪炎寺花了一些時間辨別對方的性別。

 

是個男的。

 

從長空落下濃烈泛白的光線籠住少年的身形,銳利的輪廓顯得柔和不少,少年持菸的手靠近臉蛋,吸了一小口,彷彿對於身旁的一切都毫不在意,他所關注的只有他自己一樣,像隻貓,有點傲慢慵懶的姿態,穿過近午悶熱濕重的空氣,直直印入豪炎寺的眼眸。

這時忽然起了一陣風,刮起豪炎寺襯衫的下擺,刮起他因汗濕而微微垂落額角的髮絲,隨著熱氣流動,而意外地,少年竟轉過了身,一身整齊的白襯衫黑褲,只有身後那飄逸的紅色披風隨著風吹的方向漂動。

 

──喂、你不熱嗎?

豪炎寺忽然有種衝動想對著少年大喊,又因為覺得這般動作實在太過愚蠢而放棄,然而命運是如此巧合,少年突然低下頭來,對上了豪炎寺盯著他看的視線。

 

逆著光,豪炎寺試圖努力讓自己看清對方的臉孔,但少年臉上的護目鏡卻妨礙了他的意圖,他嘖了一聲,隨後卻看見少年嘴角彎了個弧度,換了隻手拿菸,空出來的右手將護目鏡向上推到了額際。

豪炎寺心頭一震,少年那雙豔麗的眸子是如此吸引著他,眼角洩漏出來的濃厚笑意像細而綿長的水流,一點一點落進他的內心,涓滴成河,蜿蜒過每一寸心田。

下意識吞了口口水,喉結滾動,豪炎寺覺得後頸有點痠疼,卻捨不得移開目光,執著地和少年對視著,內心油然升起一股難以解讀的奇異感,他總覺得少年的眼神當中蘊藏著什麼,又宣告著什麼,不容許他錯過。

後來是首先移開了視線是頂樓上的少年,少年忽地蹲下身,整個人藏到圍牆後頭,豪炎寺正為此感到錯愕的同時,少年又突地冒出頭,手上多了瓶已經拉開拉環的鋁罐。

少年舉起手,揚了揚自己手上的罐子,在豪炎寺還來不及對方舉動的意圖時,拋手就把鋁罐從上頭扔下。

 

「操──!」

 

一聲怒罵響徹雲霄,甜膩的可樂淋了豪炎寺一身,咖啡色滴滴答答污了白色的襯衫。

而頂樓上的少年呵呵笑了幾聲後,轉身踏步離開。

 






-TBC-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fish5685.blog.fc2.com/tb.php/133-3189fa5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