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致青春
*CP:閃電十一人/豪鬼 (豪炎寺修也x鬼道有人)
*CWT35新刊試閱
*架空設定//////
*預定請戳→★★★

-
Chapter 2



有的時候,如果命運註定要讓兩個人相遇,那麼再怎麼躲,也是躲不掉的。

鋼珠筆尖在課本上點了又點,留下一點又一點黑色的汙漬,好不容易捱到第二節課的下課鐘聲響起,豪炎寺收拾好除了手機錢包以外沒其他額外物品的書包,從座位下撈出一顆足球,和旁邊的同學打了招呼後瀟灑的甩手離開。
禮拜二上午,三四節例常性的翹課,豪炎寺想去附近的便利商店買包菸,順便買瓶水,等等踢球可以喝。
他站在學校鐵灰色的圍牆前面,心想著這圍牆真是矮得讓人一點征服慾望都沒有,他向後退了幾步,往前助跑攀上了圍牆,多虧他媽把他生得長手長腳的,很快就翻到牆壁最高處。
豪炎寺正要一如既往的躍下,卻發現底下站著個少年,手上拎著一瓶礦泉水,擋在他的正下方,對著自己,笑得一臉沒心沒肺。
「喂、你是M中的吧?我剛轉學過來,請多指教。」
「什麼?」豪炎寺回以疑惑,他絕對不承認四眼相對的瞬間,他忽然覺得自己心跳加速。
少年沒有向後讓開,於是豪炎寺只能繼續坐在圍牆上頭,他總覺得面前這名少年臉上戴著的護目鏡很怪異,也許可能是為了掩飾在對話進行過程中,可能從眼神透露出的訊息  當然豪炎寺身為一名普普通通的高中生,自然是沒可能想那麼多,頂多認為對方的品味實在是有夠差勁。
「無關緊要的話題用不著重複,我叫鬼道有人。」鬼道挑眉,然後晃了晃手中的水瓶,「你要喝嗎?」
「不用,我等一會就要去買。」
「那我陪你去吧。」

於是情況就演變成兩人並肩走到小巷子口的便利商店,豪炎寺從冷藏櫃裡頭拿了瓶礦泉水,轉身要去結帳的時候看到鬼道拿著一罐罐裝可樂站在收銀台前面,上面的拉環已經被拉開,鬼道看著他,暗示意味十足的從吸管裡又吸了一大口可樂。
然後豪炎寺只能從錢包裡多掏出幾塊錢幫鬼道付了這瓶可樂的錢──誰叫他不能忽略收銀台後那店員一臉凶殘的彷彿要他交出錢包的表情。

豪炎寺忽然覺得是不是遇上鬼道,他就不會有好過的一天。
畢竟從相遇到再次碰面,兩人待在一起可能不超過兩個小時的時間,他,好像就沒有發生過什麼好事。

「喂、你要去踢球?」鬼道咬著吸管,走在路上,半罐可樂拿在手中很是滿足。
「嗯。」豪炎寺撇過頭去看著走在他身邊的人,鬼道比他矮了半個頭,身後披著的紅色披風隨著每一個踏出去的步伐晃動,從走路時身體的模樣,他感覺到對方現在很開心。
「喂,我不想叫你喂。」
「我叫豪炎寺,豪炎寺修也。」
「喔、嗯。」鬼道看來似乎是對於豪炎寺那麼直接了當給出自己的姓名愣了神,過了一秒才又補了句話,「去踢球吧,我們PK。」

原來鬼道也是個會踢足球的人,豪炎寺想。
之後,兩人進行了一對一的小比賽,規則很簡單,誰先從誰腳下搶到球,然後射門得分就算獲勝,豪炎寺發現就算鬼道的腳力並不大,但是盤球技巧以及對於局勢的判斷卻非常出色,他們比了好幾局,比數總是緊咬著彼此,你贏我一局,我就再贏回來兩局,如此拉不開差距的賽事,比到後來兩個人也忘了各自的比數。
最後的決定是,和局,平手。
就像他那個同班的足球隊笨蛋隊長說過的,透過球,可以拉近彼此的距離,甚至可以溝通,豪炎寺暗自花了一些時間在觀察鬼道有人,發現對方不像上次在屋頂上那般傲然,整個比賽的過程鬼道是開心的,臉上的笑容意外地不帶任何心機。
笑得很好看,豪炎寺這麼樣認為,但另一方面又開始想,在屋頂上的鬼道,以及跟他踢球的鬼道,哪一個才是真正的鬼道有人呢?

對方就像是個巨大的問號,挾帶著強烈的風暴,一點一點侵略著他原本的世界。
而他找不到任何方法來解釋這個問題。



禮拜三早自習,當豪炎寺慢條斯裡的走進教室,他已經遲到至少五分鐘。
走進教室,他以為班上會像平常一樣打打鬧鬧,卻看見所有人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帶他們這個班級的導師站在講台上一臉生氣的看著他,他不在意這個,他只在意講台上還站著一個人。
鬼道。
少年微笑的向他擺擺手,打了個招呼,「早安啊。」
「呃、……早。」
豪炎寺是知道鬼道是轉學進來他們高中的,卻沒有想到會跟對方變成同班同學,而且座位還是在隔壁的那種。
不過也沒什麼不好,頂多就是他上課的時候分心的頻率增加不少──他總是下意識的朝鬼道的方向轉過頭去,盯著對方上課的模樣就盯了好幾分鐘,突然間再回神過來意識到自己剛幹了什麼好事,甩甩腦袋,繼續盯。
他一直想著要怎麼跟鬼道開口聊天,卻發現自己除了知道對方會踢足球之外好像就沒什麼事情是他知道的,糾結了老半天還是找不到個好話題。
說今天天氣不錯?他們學校後面有座山,這裡三不五時就會飄著個小雨,哪來的天氣不錯?
說老師上課無聊來聊個天?豪炎寺看著鬼道認真的寫著筆記,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太不認真了,他想了想,突然坐了個正,身子面對黑板的方向,從鉛筆盒裡頭拿了僅存的一隻完好無缺的藍筆(他發現其他藍筆都斷水,嘖,下次不買這牌子了),從抽屜翻出好久不見的課本,在乾淨得彷彿是全新的空白處胡亂抄下了國文老師剛才寫在黑板上的句子。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記,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豪炎寺突然覺得心裡的某一塊地方好像被觸動了,心底掀起一股異樣的情緒,像在一池湖水投入一粒小石子,泛起一波波漣漪,擴散到四面八方。
他下意識的側過頭來看著坐在他旁邊的鬼道,剛好鬼道轉過頭來也看他,還附夾一張扔過來的紙條。

「欸、好無聊,我們翹課吧。」




TBC.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fish5685.blog.fc2.com/tb.php/135-fcfba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