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致青春
*CP:閃電十一人/豪鬼 (豪炎寺修也x鬼道有人)
*CWT35新刊試閱
*架空設定//////
*預定請戳→★★★


-
所謂的翹課,就是上課時間不在教室裡頭。
屋頂是個好去處,豪炎寺曾經問過鬼道關於之前他怎麼會待在屋頂,以及為什麼要灑他可樂,鬼道只是聳聳肩說那時候還沒有轉學過來,只是先來看看自己未來要待的學校的模樣,那時候走到教學大樓發現通往屋頂的門沒關,他就順便爬上來看看了。
至於可樂嘛、鬼道是這樣回答的──

「欸?那是你嗎?」

「嗯,那個報銷了一件制服的苦主就在你旁邊。」豪炎寺無奈的攤手,可樂味那天殘留在他身上,他可是洗了兩次澡才把那味道洗掉。

「啊、抱歉抱歉,不然賠你一件?」鬼道踮起腳尖,揉揉豪炎寺的頭髮以表安慰。

「不用,我買了新的。」豪炎寺搖搖頭。

「好吧,不然作為賠償,告訴你個秘密。」鬼道神秘的笑笑,衝著豪炎寺眨眨眼,拉了豪炎寺的手離開屋頂圍牆邊,往水塔後面走去。
屋頂面積不大,他們繞到兩個水塔的後邊,鬼道放開豪炎寺的手,逕自跑到水塔和圍牆的窄縫旁,從裡面拉出一個琴袋──是把吉他。


「彈吉他給你聽吧。」


屋頂上除了微風徐徐吹過的聲響之外,還有一點一點零碎的吉他撥弦聲。
兩名少年靠著圍牆盤腿坐下,窩在牆壁陰影裡面躲開頂頭陽光的照射,鬼道看起來才剛學沒有多久,刷弦前修長的手指會先花一些時間確認和弦的位置,等到按對位置後,右手指尖才刷過琴弦。豪炎寺聽著斷斷續續的琴聲,心裡也不覺煩悶,鬼道低垂著頭,從豪炎寺的角度看不見護目鏡下那雙眼線在的神情,他只能在腦中幻想那雙眼中的專注神情,然後為此心動不已。
豪炎寺匆匆忙忙從書包找了畫本出來,拿著2B鉛筆就開始在上面塗塗畫畫,他三不五時就抬起頭來將鬼道的輪廓重新印入自己眼中,然後再轉化為筆下的每一個線條,線條最終構成了有意義的圖形,那是張素描速寫。
而圖中的主角,不言而喻。
素描完成的同時,和弦似乎也走到了盡頭,兩名少年幾乎是同一個時間抬起頭來,鬼道瞥見了豪炎寺大腿上那幅潦草的畫作,放下手中的吉他,向旁邊傾了幾度,兩人的距離近了幾分。
四隻眼睛對望著,豪炎寺看著那有點滑稽的護目鏡被鬼道自己拿下,掛到了脖子上。


「這張畫,送我,好嗎?」


他終於真正看見少年護目鏡底下的艷麗眼眸。
紅色的,像紅寶石一樣璀璨動人,在豔陽底下好像發著光,獨一無二、絕無僅有的美麗。
一股衝動驅使著他,豪炎寺低下頭來,捧著鬼道的臉,在嘴巴的位置落下一個綿長的吻。
接吻的時候豪炎寺在想,不管他原本擁有怎麼樣的一個世界,在經過屋頂的那一眼之後,他原本的世界就已經整個龜裂坍塌,回不到從前的模樣。
而他將此定義為,一見鍾情。
他很有印象,當鬼道的嘴唇貼上來的時候,那濕濕柔柔的觸感,彷彿貼合在他的心臟上頭,那麼的誘人,那麼的甜美,帶著每一次鬼道靠近自己,前胸貼上自己的背時,從耳後垂落髮絲的清香。
吻輕輕的,帶著那麼一點迴旋曲的味道,鬼道修長的睫毛微微搧過他的眼皮,癢癢刺刺地,撓人心癢,他們並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就是這樣貼著唇,感受對方的一吸一吐,似乎整個世界都為他們停下了腳步,似乎整個世界只剩下他們存在。
鬼道退開身子,原本清澈的眸子溢滿了情感,好像隨時都可能傾倒出來,他安靜無聲的再次貼近豪炎寺,開始一段漫長而黏膩的親吻,這次他不只是待在原地,他伸出手,環住豪炎寺的頸子,主動而熱切的加深了這個吻。
豪炎寺坐在原地,任由鬼道的舌頭侵入他的口腔,化不開的濃烈情感在他心頭一瞬間炸開,波濤洶湧、撲天蓋地,感覺難以言喻,他無法用任何他所學習過的字句或單詞去形容。


--也許這就是所謂的青春。


日後每當豪炎寺閉上眼睛,他就能再次想起這個吻的觸感。
他的初吻。
如此雋永,如此深植他心。




TBC.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fish5685.blog.fc2.com/tb.php/136-162832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