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原創BL-未命名 Chapter 1
*CWT37的新刊/第一次寫原創請多指教...
*名字我是真的還沒想好OTZZZZZZZZZZZZZZZZ

--
「我、我……我喜歡你!」
「喔是嗎?那好,我也喜歡妳。」
看著面前害羞得快要把整個頭低到地面的女孩又驚又喜的表情,用著興奮高興的語氣問著真的嗎,腳底下看起來似乎都裝了彈簧一樣,好像一跳就能飛上天空,方澤勾起嘴角。
「啊啦啦,那個有一件事情不太好意思,就是我的老毛病又犯了。」方澤抓抓頭髮,語帶保留,看見女孩露出不解的神情,說著沒關係可以說出來看看後,他繼續說道,「其實剛剛那句話,我是騙、你、的。」
方澤嘻嘻笑著,看著女孩的臉立刻垮了下來,那瞬間從天堂掉到地獄的表情,看起來真是太讓人感到愉悅了。
她哭紅鼻子──噢不只鼻子──整張臉都漲得通紅,氣急敗壞地大吼。
「這樣捉弄我很好玩嗎!混帳東西!你不要太過分了!嗚……嗚嗚…………人家明明是那麼喜歡你……怎麼可以這樣捉弄我……混帳……嗚……」
哎呀呀,好像天誅地滅了?
「幹嘛哭成這樣,又不是世界末日,不好意思啦,我這壞毛病我也沒辦法理解。」我歪著頭,雙手交叉擺在後腦勺。
哇喔又哭得更兇了,方澤在心裡誇張地喊道,這種傢伙到底哪一點好啊,為什麼在學校可以有那麼多男生追?
百思卻不得其解,方澤只好拉起靠在牆邊的腳踏車,跨上,將踏板反方向轉個圈後踩住。
「要哭你慢慢哭,我還有事情要忙呢,不陪妳了,掰囉。」

所以說嘛,女人都是奇怪的生物。

方澤哼著小曲,踩著腳踏車騎在小巷子裏頭,剛才那個來跟他告白的女生應該是他上高中以來第四十六個了吧?方澤自認自己還蠻受歡迎的,不過他總覺得當那群女孩子盯著自己看的時候,那堆閃耀著愛心的眼睛讓他覺得特別恐怖,看了還挺討厭。
其實他也不想這樣騙她們的,不過不覺得這樣子很好玩嗎?
也許有些人不覺得,但他方澤就是喜歡這樣,口亨口亨口亨。

方澤轉了個彎,朝著市區的方向前進。
他今天要去超級市場買晚餐的材料,不然晚上可就要一個人餓肚子在家裡打滾了,雖然家裡還有一些泡麵,但他實在不想吃這些沒營養的食物當晚餐。
「喂!方仔!你怎麼在這裡?」
從方澤的後方傳來一道聲音,緊跟著就有一輛腳踏車騎到了他的左邊。
是老全,方澤從小就認識的麻吉死黨,雖然方澤國小畢業之後就搬到外縣市去住,但是在搬回原來的城市後,老全還住在這裡,兩人不但上了同一所高中,還要當三年的同班同學。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孽緣,方澤在重新見到老全後下了這麼一段評語。
方澤將腳踏車的速度放慢,好讓他可以與自己並行。
「沒啊,我就要去超市買東西,要來嗎?」
「好啊,反正我也沒事做。」

老全這個傢伙本名叫做韓昊全,聽起來還算一本正經,起初聽到這個名字方澤也以為他應該是那種很正經,每天都要抱著一本書乖乖唸的那種人。
的確,他是每天抱著一本書沒錯,每天都抱著東瀛島國女優寫真集,包包裡可能不只一本。
他曾經義正嚴詞的說那也是書吧,認真的模樣讓方澤都不好意思否定他,只好點了頭敷衍他說是。
說到老全的個性方澤連講都不想講,完全走一整個傻逼損友風格,沒辦法誰叫老全每次到了期末就整天唉唉叫他快要被當掉了讓方澤救他,讓他免於被當之災。
方澤無奈翻翻白眼,救什麼啊他又不是神明,拜一下就可以擁有通天神力幫忙竄改成績的,而且亂改成績可是要被記大過的,一點頭腦都沒有難怪會被當。
但方澤最後還是乖乖認命到老全家去教他補考的東西,物理化學英文數學樣樣都有,教完後順便蹭個午餐和晚餐吃吃,老全媽媽的手藝不是蓋的,方澤每次都可以吃下快要三碗飯,吃到肚子都快被撐破了。
通常這種人物在學校都會是老師眼中的頭痛人物,不過老全這個人混歸混,跳舞倒是挺強,方澤有天社團活動完後閒閒沒事在學校裏頭逛,看見老全在廁所的鏡子前面跳著地板動作,才發現老全居然加了熱舞社,當了熱舞社的教學,還常常到校外拿了一堆獎項回來,拿到的大功剛好可以跟他在學校偷喝酒被抓到記的大過相抵。
那時候老全看見他喊了一聲,要他等一下,老全趕緊收了東西之後跑過來,攬住方澤的肩說嘿大帥哥今天要不要去吃冰,就把對方拉到巷口的海龜伯去吃黑糖冰,還很大氣的說要慶祝從小到大的好哥們重新碰到一塊兒這次他請客。
於是方澤毫不手軟地坑了他一碗兩百塊的綜合水果冰,用西瓜挖掉果肉的厚皮殼子裝的,吃起來超過癮。
方澤爽了很久,而老全看著扁掉的錢包哀痛了很久。
所以說老全有的時候蠻白癡的,但看在他只有看著錢包而沒有把那碗冰砸到自己的頭上的份上,方澤想,嗯嗯,人還挺不錯啦。

「欸,到了啦,你是要騎到哪裡去?」
老全的大喊終於讓方澤從思緒裡頭回過神來,發現自己踩著腳踏車已經騎超過超市快要二十公尺遠,方澤摸摸鼻子將腳踏車的頭抬起轉了個向,騎到對方旁邊後停下。
「恍什麼神?想妹喔?」老全猥瑣的笑著,一隻手勾上方澤的肩膀。
方澤聳聳肩把前者的髒手弄開,「白癡嗎,快走啦我餓死了。」

「方仔,我喜歡魚丸。」老全把一盒魚丸丟到手推車裡。
「喔。」方澤把魚丸放回它原本應該在的架上。
「方仔,我喜歡米血糕。」老全又把一盒米血糕丟到手推車裡。
「關我屁事。」米血糕和魚丸落到同樣的下場。
「方仔,我喜歡香草冰淇淋。」老全拿了一大盒哈根達斯冰淇淋丟進手推車裡。
「老子生理期不能吃冰。」方澤冷靜地把超級無敵貴的香草冰淇淋放回架上。
「幹方仔,原來你是女的!」老全大叫,「方仔小妞給虧嗎?」
「對對對,我是女的,不給虧,你可以去別的地方不要打擾我買晚餐嗎?」方澤白了他一眼,伸出手把對方像趕蒼蠅一樣趕到別的地方去,直到老全離開他的視線範圍後,他才終於有辦法安靜下來買東西。
方澤穿過琳瑯滿目的商品架,來到了冷藏櫃前面。
今天要吃什麼好呢,難得這幾天都沒有考試,可以稍微放輕鬆一下,可是他又有點懶得煮,畢竟他家只有他一個人,每次煮一煮都會剩下一堆剩菜剩飯,剩下的都只能放冰箱等下次微波加熱,但他又不喜歡那種味道,最後還是只能拿去倒廚餘……
啊啊,不然就去煮咖哩好了,感覺很方便,也可以吃很久,重點是加熱後味道也不會跑掉太多……
好吧,那就決定了!
晚餐就是咖哩!
於是他推著手推車,把紅蘿蔔馬鈴薯洋蔥等等蔬菜放到籃子裏頭,然後走到架上拿了一盒咖哩塊,又順手拿了幾顆蘋果,這樣回家切一切全部丟進鍋子裡就可以了──哼哼我真是天才,發明咖哩塊的人也是天才──方澤如此想著。
他自滿得意地想著之後一個禮拜都可以靠那鍋咖哩過活,覺得自己省下一禮拜的吃飯錢還有煮菜做飯的勞心勞力真是太有才了的時候,老全突然從旁邊的走道冒出來,手上抱著五六包洋芋片,一口氣全丟到他面前的手推車裡,然後又從旁邊的架子扔了四五包泡麵跟兩罐可樂,完了還假裝抹去頭上的汗認真的跟我說:「補糧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三小?」
老全一溜煙就不見人影,最後飄下的話好像是說最近他很喜歡的一款水果糖買一送一,所以他要衝去拿,方澤翻了翻白眼,無奈地推著手推車前進。
結果沒想到他才剛彎過轉角,就看見老全站在水果糖面前發呆,方澤見他一個人站在那裡,從背影看還挺傻,直呆呆在那邊難不成是看水果糖看傻了。
哈哈哈,又不是小學生。
方澤在心底一邊嘲笑著,一邊推著手推車,想著嚇一嚇老全也不錯,就將推手推車的速度加快,打算直接衝到對方後面撞下去。
沒料到手推車因為裡頭的東西太多,變得難以控制,原本只是想輕輕撞一下而已,方澤卻發現自己完全沒辦法控制住手推車,只好大喊著老全快閃開,但站在前面的人卻一點也沒有要讓開的意思,也不管他喊得有多用力,方澤只好閉上眼……

碰──

一包包的水果糖撒了滿地,手推車歪到一旁好不容易才停下來,直到騷動聲暫歇後方澤才敢睜開眼睛,連忙轉過來跟站在他旁邊的人道歉。
「老全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要鬧你!老全不好意……」
「咦、方仔,你在幹嘛啊?」
老全從右後方出現,蹲下身來撿起幾包水果糖,放到架子上,「齁,闖禍了哦~?」
「等、等等,老全你怎麼……」方澤吃驚地看著老全,迅速地轉過身,冷不防地看見剛剛他準備要用手推車撞的目標站在自己右手邊。
「嗨,同學,我是你喊的老全嗎?」
對方臉上帶了個眼鏡框,抱著從架子掉到他身上的水果糖,笑得一臉溫文儒雅,但從方澤眼裡看來他的背後醞釀著一股黑氣。
方澤連忙開口,九十度鞠躬:「不好意思!我以為你是我同學!對不起!」
「下次不可以在超市裡頭玩哦。」
「不好意思!」
「很乖。」
對方笑笑,伸手揉了方澤的頭髮後就轉身離開。

臥草,那傢伙穿的是我們學校的校服吧!
幹什麼好像把我當幼稚園小朋友一樣摸摸頭啊!
雖然我自己在超市裡頭玩起來也是不對啦……

正當方澤自我糾結的時候,老全已經把掉到地上的水果糖都撿起來了,「方仔,你沒事吧?」
「沒事……」方澤默默拉回手推車,「我肚子快餓死了,快去結帳吧。」
「那方仔,我要買水果糖。」
「靠!給我拿去放好!」






-TBC-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fish5685.blog.fc2.com/tb.php/137-0ce263b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