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原創BL-未命名 Chapter 2
*CWT37已窗的新刊(幹)/第一次寫原創請多指教...
*名字還是沒想好XDDDDDDD

-

後來方澤還是買了水果糖給老全。
不過交換條件是老全要告訴他在超市裡頭撞到的那個傢伙是誰。

「所以你就快點跟我說那個傢伙是誰啊!」趁老全把注意力放在剛走過去的妹上時,方澤偷偷幹走他便當盒裏頭一顆滷蛋。
嗯,老全媽媽的手藝真的很棒。
「幹、你不要搶我滷……你他媽不要連我雞腿都搶!」老全急忙站起身,用他瘦得根本只剩皮和骨頭的背護住他的便當盒,還順便啃了一口雞腿當作是宣示主權。
「那不然我的空心菜分你一點。」可惡居然只夾到炒高麗菜,老全媽滷的雞腿才是人間極品。
「學餐的菜超難吃不要拿過來!」
「難得我那麼大方……老全都不領情……」
「再鬧我不告訴你喔!」老全終於忍無可忍的大叫,方澤只好揮揮他的筷子叫老全趕快吃飯,然後趁對方坐回位置上的時候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幹走他覬覦已久的雞腿。
老全大叫一聲,極不甘心地看著方澤爽爽地咬著他啃了一口的雞腿,見方澤絲毫沒有要把雞腿吐回去給他的打算後,老全只好坐回位置,坑走那個幹走他雞腿的兇手前便當盒裡唯一的肉類,「下次海龜伯黑糖冰你請。」
「成交。」方澤繼續扒飯,不在意自己的排骨被吃掉,「所以你可以告訴我那個人是誰了嗎?」
「那傢伙喔……」

根據老全這個很沒有用的傢伙給出的情報表示,那個傢伙是同所學校大他們一屆的學生,叫做蘇允文,老全說出這個名字的時候用著嫌惡的表情附帶了一句:聽起來就是一整個文藝氣息。
方澤咬著雞腿不置可否,算是同意了老全的話。
「然後?」
「然後學長說他是熱音的,就這樣。」

方澤突然覺得他不想請海龜伯了。

「我操!韓昊全韓老全!買給你水果糖還要請你吃冰你居然就只打聽到這些?」
「對啊。」
「你還敢給我對啊!老子等等幹掉你啊──!」

當然後來方澤還是沒辦法幹掉老全,因為那傢伙迅速地抱起便當盒一溜煙地跑了。
方澤連忙抓起吃到一半的雞腿,剩下的便當……唉學餐那麼難吃就算了!
老全跑得很快,方澤知道如果不專心衝的話他大概兩秒後就會消失在視野裡頭,但老全那傢伙也知道方澤肯定會緊追著他不放,所以他跑到一半乾脆就鑽進了熱食部裏頭。
中午的熱食部擠滿了人,即便現在已經中午快要過半,這裡的人潮還是沒有消退的跡象。
當一個人肚子餓的時候他能發揮出的潛能是無限的,而熱食部裡的人就像是最近很紅的手機遊戲裡頭的卡被潛能解放一樣,活像是一群餓了五六天沒吃東西的難民,每個都使出吃奶的力氣要擠到前頭去跟熱食部的阿姨點餐。
老全個子不高,人也瘦瘦的,在這種人潮中東竄西竄的,逃的倒是很快,一下子就沒了蹤影,方澤左推右推,嘴裡不斷喊著借過,三分鐘過去也沒前進多少距離,等到他好不容易擠出人群,想說終於能夠呼吸一口新鮮空氣的時候,就突然從後面被人推了一把。
物理定律之所以叫物理定律,就是因為它沒辦法被違背,而他,也脫離不了這個原則。
方澤沒來得及站穩,只能順著地心引力乖乖向前倒去,他閉上眼睛,預期著跌倒之後的疼痛,卻沒等到,只感覺自己跌到一個軟軟的物體上面。
「同學,可以從我身上爬起來了嗎?」被壓著的物體那麼說著,「你……有點重……」
「啊啊啊啊幹幹幹幹幹幹幹!怎麼是你!」
方澤連忙跳起,看著之前在超市遇到的那個傢伙,沒錯,就是他們剛剛吃飯時討論的主角!
蘇允文撿起掉在地上的眼鏡,然後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塵,然後站起身。
「你怎麼會在這裡?」看他準備要說什麼,方澤先發制人出聲問他,可惡這傢伙……比他高。
「現在是中午,我買便當。」蘇允文說,揚了揚手中的錢包。
「賠我一隻雞腿。」
蘇允文一臉不解,「為什麼?」
「因為你弄掉了我的雞腿。」方澤指了指剛剛對方倒下的那個地方,前方三公分處躺著他之前啃到快沒但還有肉的雞腿。
嗚嗚糟蹋老全媽媽的雞腿了……方澤在心底哀嘆,默哀著一隻雞腿的逝去,「所以你要賠我。」
「……」
方澤看著蘇允文一臉無言,大概是沒見過像自己一樣不要臉的人,他想,但是不管。
為了他的雞腿,為了他的午餐,他豁出去了!
「那是我今天唯一的午餐……」雖然方澤今天的午餐根本就不只這一隻雞腿,但做人能坑則坑,他垂下肩膀噘起嘴,裝作一臉垂頭喪氣,摸著扁平的肚子,這可是他的拿手好戲,「只好繼續餓肚子了……」
「……」
發現蘇允文沒有回應,方澤偷偷抬起頭來瞄他,發現對方的視線還繼續注視著自己,方澤連忙垂下頭,嘴裡繼續唸著,「好餓喔……可是這個禮拜的餐錢已經用完了……沒有錢吃飯……好餓喔……我的雞腿……」
「那個、同學。」
終於等到蘇允文回應了,方澤睜著一雙大眼,看著前者,還特別眨了幾下。
「怎麼?要賠我雞腿了嗎?」
「我剛剛有看到你和你同學在中庭吃便當,雞腿是你同學的,對吧?」蘇允文說,笑得尤其沒心沒肺。
「幹!」
他媽的為什麼偏偏要被這傢伙看到啊!
方澤頓時語塞,像突然被一顆橄欖噎住,感覺自己的耳朵變得很燙,他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把自己埋了。

幹,有夠丟臉!誰不給我撞偏偏是這個傢伙被我撞到啊!害我損失一根雞腿,還要拆穿我的話,沒良心啦這傢伙沒良心!

「那個、同學……同學,你還好嗎?」大概是看方澤愣住太久,蘇允文用手在對方面前揮了揮。
「老子不好!」
方澤氣急敗壞的回他一句,想要轉身離開,卻在轉身後發現自己面對的是熱食部洶湧恐怖的人潮,想跑也跑不了。
「怎麼了?」蘇允文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你要買雞腿嗎?現在應該沒有單賣,只有賣雞腿便當哦,你說你沒錢,要不要我買一個給你?」
「我才沒有要買!你滾開!」方澤惱羞,使出全力推開蘇允文,從熱食部的出口一路狂奔出去。

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都是老全那個渾蛋,莫名其妙幹嘛跑到熱食部去啊,學校還有別的地方可以跑幹嘛一定要衝到這裡來!如果等一下看到他一定要他好看!
方澤靠在校園的圍牆旁邊,扶著腰喘氣。
誰不遇偏偏要在熱食部遇到蘇允文那混蛋,明明就知道他在騙人,怎麼還可以完全裝沒事的問他是不是要買雞腿便當啊,他知道自己有吃過飯的吧,是吧是吧!裝什麼好心啊還要買一個自己,滾蛋啦可惡哼哼!
他今年應該有犯太歲吧,有吧有吧?不然他怎麼可以衰成這樣啊!
方澤撇撇嘴,走到旁邊的自動販賣機投了錢,拿起掉下來的礦泉水喝了一大口。

「喵──」
就在方澤覺得差不多休息夠了,準備要回教室的時候,從他的小腿傳來一陣貓叫,他低下頭來,順手抹去剛剛因為大口喝水而溢出來的水珠。
貓咪被甩到水不滿的甩著身子,又喵了一聲,藍灰色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著方澤。
「嗯、紳士怎麼了?」
那是一隻通體漆黑,卻在四肢腳踝處像是穿了襪子一樣的白襪貓,方澤蹲下身來摸摸紳士的頭,而紳士也很合作的在他的手心蹭呀蹭。
紳士是學校裡的校貓,也是附近的貓老大,平常率領著附近小區裡的貓,走在最前頭看起來無敵拉風,不過在沒有其他貓的情況之下,牠也是隻很會跟學校學生撒嬌的貓咪。
學校裡的女同學一致認為紳士的可愛度爆表,所以常常會帶著貓罐頭或著小魚乾蹲在紳士面前,通常紳士會趴在原地,時不時的晃動尾巴,偶爾走過去聞了聞罐頭的味道後,又到牆角趴下,一副對這些食物沒有興趣的樣子。
不過方澤知道這些都是裝的,這隻貓,跟他是同一個調調。
也不知道是出於碰上同類的直覺,或者是他真的有次不小心撞見紳士叼著舔得一乾二淨的罐頭很滿意的趴在學校的樓梯上,方澤覺得是兩者綜合,從此之後他就對這隻貓特別有好感,而紳士也特別喜歡親近他。
「喵──」
被方澤摸著下巴部分的毛和軟肉,紳士舒服地趴在地板上,伸出一隻前肢想要拍拍方澤因為要摸自己所以放在地上的寶特瓶,卻因為搆不著只好改拍拍寶特瓶前方的地板,方澤就知道這隻貓來找自己肯定沒什麼好事。
「想喝水?」
「喵──」
「喏,自己開。」方澤壞心的把寶特瓶遞過去,卻不轉開瓶蓋。
紳士兩隻短短的前腳巴著寶特瓶,一隻腳壓著瓶身,另一隻腳努力地想轉開瓶蓋,但不管怎麼試都沒辦法把方澤鎖得緊緊的蓋子給打開來。
喝不到水,紳士不滿地看著方澤,哀怨著,開始對他狂喵起來,而方澤只是哼哼的笑著,勾著嘴角,看著紳士傷透腦筋,卻不做任何動作。
「喵──!」
「小方又在欺負貓了?」
「咦、曹禎學長?」感覺到有個人走到自己面前,影子擋住了中午的陽光,紳士也喵的一聲跑了,方澤拍拍手拿起礦泉水站起身,「怎麼在這裡?」
「想說等一下要翹課去練琴呢,小方呢,怎麼蹲在這裡曬太陽?」
「沒啊,就看到紳士,和他玩一下。」
曹禎是方澤剛進高中的時候帶他的直屬學長,人有點小帥,功課也好,在方澤進這所高中之前,曹禎就已經是熱音社的社長,公關打得不錯,也很受別校女生歡迎,而現在即便已經高三了,仍然會在課業繁忙的時候抽出一點點時間回去表演。
「學長不是快要考試了?」
「剛模考完呢,讓學長偷閒一下。」曹禎對方澤眨眨眼。
「嘿嘿,」方澤調皮地轉了圈眼睛,「那學長偷閒是否可以帶學弟一程呢?」



-TBC-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fish5685.blog.fc2.com/tb.php/138-d06f4a52